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娱乐 > 内地 > 正文

孽子:命运无关是非

2019-02-12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分享到:



命运交响曲中,一声声叩门如同机遇,燃起生活的勇气。


哪怕,淮滨新闻网 命运这扇门时而开启,时而紧闭。


连续几个日夜看完了朋友推荐的《孽子》,生命洞开了新世界:


白先勇笔下的台北新公园,是收留“青春鸟”的黑暗王国,一群被主流社会抛弃的同性恋少年,在夜幕下各自摸索人生的来路与归途。


1970年代的台湾,正处在“戒严”中,社会氛围如烈火上的蒸笼。新公园是世俗以外的禁地,备受摧残的少年们来此,用爱情纾解青春的狂狼。



故事中的四位少年,阿青是大陆军官之子,小玉是中日混血,老鼠是黑帮妓馆里的孤儿,吴敏是从南部北上的异乡人。


这多像宝岛身世的隐喻:脱胎于大陆,却不能与生母相见;半世纪的“日据”遗下樱花梦魅;法律社会与黑帮的双轨并行;血脉庞杂的人口迁移聚居。


历史的伤痕压在每个人身上,便如他们的“教父”杨教头所说:“我们是一群孤臣孽子”。他们被道德十字架镇压,众叛亲离,或者寄人篱下,梁上营生。


于是这群少年,在摆脱了家庭管束后,用身体不断试错,拼命寻找身份认同,和心灵荒原的归属。他们以真爱的名义,伤害他人也迷失自己;他们努力迎合世俗,却无法越过异色边界的高墙。


尽管被风雨一次次摔打,也反复上演着宿命轮回,但故事中人,仍奋力绽放生命的花火。



白先勇经过大量实地探访,才创作出《孽子》,每个新公园中的人物,都是鲜活生命的再现。


孽子们流浪在时代转型的褶皱,权益和需求皆被无视、抹除,终日于暗林间徘徊,抱团抵御巡警的打压和歧视,也互相鼓励着,寻找自我归属和价值。


这群被“正统社会”放逐的年轻人,不仅无法求学就业,还背负着成长中的秘密与伦理悲剧。 


故事中那一幕幕家庭破碎、父子失和、爱情瓦解的戏码,让观者捶胸掉泪。父亲失去儿子,兄长失去弟娃,母亲逃家,恋人相残,淮滨新闻网 加上社会的歧视,让这些年轻的生命平添折损,原本和睦团圆的人生,被捅出一道道血污,甚至伤筋动骨。


但他们并不是怪物,也跟所有的“正常人”一样,会遭遇生存的挣扎和痛苦。即便有着不一样的灵魂,却和大多数人一样,脱胎于相同的肉身。在聚散离合的悲情中,不论异性同性,皆可感同身受。



曹瑞原在筹备剧版《孽子》之初,无论调研或堪景时,都深感旧时代的温情。白先勇不仅记录了一个亚文化群体的生存现状,也描摹下往日时光的美好。
热门专题 测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