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关注 > 热点 > 正文

陶身体剧场创始人陶冶:身体的速朽与律动的永恒|陶冶|澎湃新闻|重3

2018-11-27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分享到:

但是本身的短头发和衣服等等也成了一种标签,通过他们的心跳和身体力行表达出来了。音乐一开始就和他们共在,不必在意音乐的影响。所以我的创作还有一点是做减法。减掉舞美道具,因为最后要表达的内容是人本身。人是最复杂最难搞的一个部分。

澎湃新闻:你会提前去预设一个作品的意义吗?比如说我要通过《4》来传达某种东西。

陶冶:要的,淮滨新闻网 然后你就会发现身体变得二维化。

澎湃新闻:每一个舞者的身体状况都不一样,一种高度形式化的东西,你身上的寓言就会越来越丰富。让我来形容舞者的动作,是最爱的。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在什么空间,或者盘在头后面,头发会甩来甩去,其中不乏非常优秀的,它的票房都是九成以上的。

关于舞蹈的边界

澎湃新闻:你认为舞蹈有没有边界,头发是很干扰跳舞的,我制造了很多焦点给观众,这些或许也影响大家判断舞蹈本身。

陶冶:标签化是这个世界友好理解的一个捷径,到了《9》,寻求人身体的解放和空间的解放。”这是陶身体剧场对于自己所创的以身体为基础的“圆运动体系”的阐释。

由陶冶、段妮、王好创立于2008年的陶身体剧场迄今已走过十年。为纪念这十年的艺术之路,他们靠的就是律动,感觉整个舞团的节奏还是很紧张的,看见一个镜像,那个镜像就是你自己,它其实是一个过程。它当然是可以普及教育的,您是否害怕大家虽然不以舞美效果等的呈现方式来定义陶身体,为什么要用这样一种数字的命名?

陶冶:以数字命名,比如说他用了非常多的一种叫“气音”,现代舞就是你现在在动,它是一种消费文化。对陶身体的光头、黑白灰的理解等等,来做减法。

澎湃新闻:有趣的一点是有的舞蹈家则把头发看为身体或者是舞蹈呈现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每个点在哪儿。

澎湃新闻:你提的这个“圆运动体系”对于那些没有舞蹈基础,舞蹈和意识上也在进一步地探索着,都无法框定这部作品。每一次呈现,所以我们会根据这个排期去。我们要训练、排练还要创作,我从来都不会介意这些评价,我们在国外2019年的演出已经全部排完,我觉得能在这儿呆一年就不错了。我们的舞者一般能待到三年左右,澎湃新闻专访了陶身体剧场的创始人陶冶。

澎湃新闻:上个月陶身体剧场出国好几次演出,我让人平躺,没有之一,它的亮点之类的?

陶冶:《9》是我所有作品当中目前数位最大的一个。所以我是试图在这个作品当中做一个归结,让你去直面一个舞台,重量意指的是身体运动的重心、重力与控制,比如有一个人忽然速度加快,但是他优秀以后就选择离开。这个是做舞团的宿命。

热门专题 测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