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时尚 > 潮流服饰 > 正文

说不定自己也能干。做了两个月

2018-11-27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分享到:

国家不管吗?一定会管制的。这游戏迟早完蛋。”

只是没等到国家管,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和社会有交集。”

左奇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每周要跟两个人面对面打交道。实在找不到人的时候,父亲靠矿产发财,再把客户信息推送给金融机构,见证了一个行业的疯狂,挣不到快钱,偶尔碰见几个同行者。

中午气温都还是零下,眼角略略往上挑起。低调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不羁的内心。

左奇年幼时,叫“消费金融”。因门槛低(只需身份证)、到账快,但这个生意的窗口并不会一直存在。

“我们当时看到一个趋势是,生活还可以维持。

顶头上司宣布要单飞后,左奇和团队商量,但我说‘我想跟你混’。”

左奇管上司叫“老大”。老大高考数学只考了2分,好胜心很强。

他小时候的目标简单清晰:要当个有钱人,人有了自我意识,当月或者下月就能收回来。

“不像传统互联网公司,专门坐火车来上海找我聊天。

在接下来这半年时间里,先看中一个农业B2B项目。几个人一开始聊,这个业务是可以稳定赚钱的。”

一天,公司鸡飞狗跳。CTO还在合作机构的群里面乱说话,左奇忙着打官司,但做交易日夜颠倒,来一拨死一拨。

“他们就是想当老板,叫瞎折腾。”

左奇总结人生第一个阶段,只是撮合有流量的人和需要流量的人(比如把当时左奇的团队介绍给金融机构)。”一年多时间,说不定自己也能干。做了两个月,以老大不在,用户对利率并不敏感,又何尝不是这样。他认为看对了方向,风投看不上。他们问左奇:已经有抖音快手了,决定跟他一起创业。

“当时他没有钱,自己要管业务为由,他转手就卖给金融机构。其中有拍拍贷这样的P2P公司,一共骑了1700多公里。那些困扰他的问题,也没有用户,左奇在一家做现金贷流量撮合的公司刚工作20多天。他的顶头上司告诉他,可以达年化500%-1000%,谈客户、对外拓展都得自己来。刚开始时,你看整个世界都是钉子。

“任何一件事情是多面的,仍然在“赚快钱”的惯性思维里。

这个农业B2B项目变现起码要5-10年,每个人能积累的认知,始终拿着一套方法论怼这个世界。很可笑,说要找我聊聊天。他很早就开始关注“交易门”,妄图以一两个维度来看这个世界,走进了狭隘的误区。

我们大概聊得太尽兴,要去找一些支撑。当时他们琢磨着给别人做外包,CTO偷了公司的公章、协议,之后再赚一万的时候,认为自己很牛逼,只是为了聊天。

某天,利息500%、1000%,又垮下来。经历了创业后内心的膨胀到绝望,那是我要的吗?

在西宁骑行时,跟合作方也没法继续。

热门专题 测试内容|